保华与Mourant系列节目:
《走进接管》第二部分

保华执行董事华焯琪及董事陈浩然作为特约嘉宾,参加了由Mourant重组及破产管理合伙人Justine Lau主持的《走进接管》系列节目。该系列节目提供了很多接管过程中值得关注的重大事项。

在第二期节目中,嘉宾们主要讨论的是控制权和资产变现——作为接管人,在控制一家公司时应该注意哪些事项,以及在考虑出售时机时分析的重要性。

点击此处 链接观看播客。

 

转录视频

走进接管 – 第二部分

Justine Lau (JL): 欢迎收看我们《走进接管》第二期节目,本期节目的两位嘉宾依然是保华公司的Jackie和Michael。在第一期视频节目中,我们讨论了接管人在接受委任时需要注意的事项。本期我们主要关注两个方面:一是控制权,二是资产。我们先来讨论控制权。Jackie,在被委任为接管人后,您是如何控制公司的呢?

Jacqueline Walsh (JW): 这需要考虑很多事项。我举两个例子来说吧,一个是我受委任为某单一资产的接管人。另外一个是最近我被法院委任为一家公司的接管人。保华做法更加直接一些。我们会在接管后通过担任董事的方式控制资产。因此,无论在任何司法辖区,我们都将委任保华代表或接管人本人担任董事,目的就是为了控制资产。

JL: 您是通过什么途径进行呢?是需要通过接管文件中的一些辅助文件吗?接管人可以介入控制管理层,但也可以控制一些可用的股权。是这样吗?

JW: 是的。当我们担保物的单一资产的接管人时,我们可以控制股份,或者我们可以作为公司集团的董事来控制资产。

JL: 那如果说已经取得了控制权,您会如何将资产变现呢?单个有形资产(可以看到和触摸的东西)和无形资产或企业集团之间有区别吗?

JW: Michael 和我曾被委任为各类资产的接管人,包括房地产开发公司、飞机或公司集团,我们均由法院任命。我来举一个例子吧,其实分析的思路都是一样的:需要查看的是资产可以获得的价值。因此,如果以飞机为例:我们将物色能够为资产出价的买家,同时考虑买家何时可以购买该资产以及资产的每日持有成本。对于飞机,具体来说,我们顾虑的是每日的成本,例如机库成本、维护成本和燃料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产生大量的资金成本。我们也要查看买家的位置。飞机的买家在美国,因此我们必须在分析时考虑这种因素。我们会分析延迟持有资产的价值与现在可以获得的价值。

对投资性的资产而言,分析的思路也是一样的。就拿最近一次的委任来说,我是由新加坡法院委任,但资产却是一项投资。同样地,我们需要物色该投资的买家–是否想获得此项投资。我们没有像前面的飞机例子那样分析资产的每日运行费用,但我们考量时,仍然要分析是现在还是延迟出售? -如果延迟出售,我们能获得更高的价值吗?

JL: 当您谈及成本效益分析、运输资产物流及变现资产的时间—所有这些考量均在接管人应处理的事宜范围内。因此,您可能需要向客户汇报或提供进度报告,接管人时时刻刻都须履行这些工作。

JW: 是的 – 但这确实让我们回想起,仔细想想,客户其实确切地知晓触发事件,也明白可能很难进行资产变现的原因,因此,我们始终向客户提供最新的进展信息,但客户应该不会对此感到吃惊,因为事实上我们在最初的时候已经征询了这些问题。

JL: 在任何特定类别资产领域被称为专题专家是否有好处呢?如果有,这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Michael Chan (MC): 有的,尤其在特定行业中,确实会有帮助。根据最近的经验,我们在航运、石油&天然气、煤炭与采矿及房地产开发方面积累了专业行业经验 – 这些经验是我们在行业知识及经验、认识的人脉与关系及行业资源的基础上积累的,将提升我们的工作价值以实现既定的目标。

JL: 能否举例说明为何行业经验如此重要?

MC: 可以 – 例如,我们曾经受委任为一家航运集团股本的接管人 – 担保资产是股份且主要业务为航运业务,船舶及邮轮分布在不同的地点,涵盖不同租船行业 – 是一组经营航运业务的资产。因此实际上,虽然抵押的资产是股份但接管人的工作是知晓如何经营业务及变现业务价值。可能实现方法时是出售邮轮或出售整个公司,但同时,我们必须处理运营问题或债务,或我们针对船舶或邮轮进行质押或抵押而产生的应还贷款人的债务。

像经营一家航运公司 – 基于专业知识,我们需要知晓航运市场的情况。如果我们将要出售船舶或考虑出售船舶,则我们可以通过代理人查明价值及当前是否为出售的好时机。如果我们须要处理航运相对方或贷款人针对股份抵押提起的强制执行诉讼,则我们可以向当地的航运律师咨询。如果船舶在不同地方运行,则我们需在不同的管辖地征询意见以处理相对方提起的任何冻结资产的诉讼。这些信息均为行业专业知识 – 了解这些知识是大有裨益的,如此我们才能有效地处理业务并变现价值。

JL: 在目前的环境及疫情情况下,您认为各个行业考虑接管的趋势是什么?

MC: 过去两至三周内,我们承接了有关中国境内房地产市场的多个咨询及委任,在其他地区,大家都在关注飞机制造业、飞机服务及航空公司等等。我们已受聘对一家小型航空服务公司进行重组。酒店及旅游业无疑受到冲击。我认为,现在来看,各企业正在努力抗争,且贷款人正在延期及给予更长的时限,但最终将迎来酒店及旅游业另一轮的接管工作。

JL: 谈到资产变现和价值回收,如果这样的资产或资产类型过剩,您们将如何为客户收回资产价值?

MC: 我认为不同的行业,比如房地产市场或者航运业,当大家都在执行资产的时候,供应量将非常大,尤其是在经济和市场流动性不太好的时候,可能在这种不确定情况下,很难找到买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和贷款人讨论这种状况 – 如果贷款人想快速出售,那可能就不得不大幅降价,而如果贷款人想再等等,那么就要考虑维持业务、船舶、飞机的成本有多大;还要考虑我们有多少时间,有多少资金来维持/保存这些资产,把这些与降价出售进行对比,还要考虑到相关债务人,如果他们先于我们取得抵押 – 所有这些因素我们都必须考虑。

但我们的方向是,如果我们能够维持或者保存资产,那么我们就保持业务继续运营,而不会建议客户急于出售。也许等状况好转,资产价格回升,我们也许就能够卖到更好的价格。所以我们通常会考虑,与其急于出售,我们能否再等一等,这是我们研究的重点。

JL: 这就将我们的讨论带回到了第一部分探讨的问题,就是委任之前需要考虑的因素。这是您们约定和讨论工作计划的一部分,与客户探讨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具体行业在当前环境下的实际情况。

MC: 没错,这是初期规划,在工作开始几周之后,我们向客户进行了定期汇报,然后他们会问,我们到目前为止有这些可选方案,那么每个方案的成本和预期结果如何呢 – 这是一个持续的互动过程,我们不断地改进方案,如果有任何其他的可选方案,我们也会汇报客户。

JL: Jackie,关于控制资产,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JW: 我想接着你刚才对于资产供过于求的问题 – 几年前我遇到过一个案例,是关于房地产开发。我们与客户商讨的第一个方案是将房地产私下出售 – 当时市场上有很多核心房地产,所以我们根本找不到买家。第二个方案,也是买家力求的一个方案,是进行拍卖 – 所以我们就展开了拍卖。但还是没有买家出价。最后,我们接管人通过内部渠道,刚好找到了出价达到客户预期的买家,所以这就成为了我们的第三个方案,在市场上有大量房地产出售的情况下还是为客户锁定了满意的价格。这对市场上的许多房地产来说是一个好消息,通过第三种方案才帮客户实现满意的结果。

JL: 谢谢Jackie, Michael加入我们《走进接管》第二期节目。如果您需要进一步的信息,请点击Mourant网站的“新闻与观点”部分。再次感谢二位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