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华与Mourant系列节目:
《走进接管》

保华执行董事华焯琪及董事陈浩然作为特约嘉宾,参加了由Mourant重组及破产管理合伙人Justine Lau主持的《走进接管》系列节目。

该系列节目提供了很多接管过程中值得关注的重大事项。在第一期节目中,嘉宾们共同讨论了接受接管人委任时的一些注意事项。

点击此处 链接观看播客。

 

转录视频

走进接管

Justine Lau (JL): 欢迎观看我们的“走进接管”系列节目 – 本节目采用部分问答的形式,旨在为您简要介绍接管中需要注意的事项。我是Justine Lau ,Mourant诉讼及争议解决部的合伙人,也是重组及破产管理业务的执业成员。参与本节目的另外两名嘉宾分别是:保华的执行董事Jacqueline Walsh及董事Michael Chan。保华是一家领先独立的企业重组、破产管理和法证会计事务所。

Jacqueline Walsh (JW): 大家好,我是保华的执行董事Jackie Walsh,主要从事亚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重组和破产管理方面的工作。

Michael Chan (MC): 大家好,我是保华董事Michael Chan。我是一名专业的重组和破产管理从业人员,主要处理跨境业务,包括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业务。

JL: 委任接管人通常是作为一种补救措施,使有担保债权人可以通过该补救措施对财务困难或违反债务义务的公司资产行使其担保权利。在需要保留/追回资产或借助公平执行判决的情况下也可委任接管人。本节目的焦点放在前一类上,重点强调实践经验和专业技能。那我们就直接进入今天的话题吧。Jackie、Michael,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有关私人委任。当同意接受委任时,接管人一般会考虑哪些事项?

JW: 谢谢Justine。当接管人同意接受委任时,我们真正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客户的需求、需要以及时间要求。因此,我们将事先提出几个问题,包括:主要事项是什么?案件的复杂性如何?可能还有任何接管人当下需要留意的触发事件 – 这可能是违约、欺诈、法律诉讼或存有风险的资产。另外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希望知道资产价值变现的时间要求。因此,这将是四个关键问题。委任初期另外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因素是我们与客户的关系,以及客户的期望和目标。客户希望你帮助出售,调查,重组,还是单纯的经营业务而已?因此,当回答完上述这些问题后,我们才能够制定提案及工作计划,以帮助我们的客户。

JL: 在接受委任的时候,赔偿保证的重要性有多大?

MC: 如果客户能够向我们提供赔偿保证,这将是一个很好的保护措施。但我们也理解,在我们和客户讨论聘任的时候,提供赔偿保证也是他们的考虑因素之一。因为在他们的处境中,他们非常重视节约成本,以及他们所承担的风险或者进一步的风险。所以我们需要根据具体案件进行具体分析,这取决于标的资产、资产的价值,以及我们处理这些资产及展开工作所涉及的风险。通常情况下,根据抵押或者债券文件,接管人的费用、开支或者损失和损害可以从担保资产及标的资产中支付。我们作为接管人,是接管案件中的专家,所以我们应该最适合管理这些风险,我们会通过更好地规划及高质量的工作来管理这些风险。所以在此种情况下,现有的抵押或债券文件及标的资产通常已经足够弥补我们的风险。如果这些不适合或不足够的话,我们就得与客户商讨其他的保障措施,包括客户提供一些赔偿保证、保险或预留出一些标的资产以弥补进一步开支或风险。这种思量在存在事后挑战时更加重要。比如说,我作为接管人出售了资产,然后有一些人事后试图对售价或出售程序提出挑战,我们就不得不预留一些资产来处理这些挑战。

JL: 所以说赔偿保证确实是很好的措施,但如果在某些个案中无法提供赔偿保证,你们也不会因此而拒绝接受委任,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产是什么,以及您刚才提到的一些其他考虑因素。

MC: 没错。如果某些情形下风险过高,我们会告知客户,即使赔偿保证也不是很好的解决方法,因为贷款人和接管人还可能面临一些风险,这种情况下风险过高,赔偿保证也没有什么效果,那我们就不得不与客户探讨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JL: Michael,您刚才还提到客户在考虑如何对担保行权,以及有哪些可选择的方案时,需要做成本效益分析;那么仅针对成本而言,你们如何决定是否接受委任?是否会直接聘请独立律师来审阅担保文件及其他资料,还是这也取决于不同案件的具体情况,需要与客户进行商讨?

MC: 我觉得我们很少需要独立律师来审阅担保文件。在准备委任时,贷款人应该已经安排自己的律师来审阅这些文件,律师应该已经对此作出意见或者审查了抵押与委任的有效性,所以我们将依此展开工作,不需要独立律师。当我们的工作涉及到诉讼、法院申请或买卖协议时,接管人可能需要律师的帮助,但如果不存在利益冲突时,我们仍然可与贷款人的律师合作来完成这些工作,除非在一些情况下我们无法与贷款人的律师合作,但这些情况非常少。

JL: 我们刚才一直在讨论私人委任,主要是对担保行权,这是一项委任或私人程序。如果向贵方接洽的是法院委任,作为受委任方,贵方的考虑因素是否会发生变化?

MC: 考量因素是一样的:风险、资产价值及法院委任我需要完成的任务。通常,法院委任接管人是因为禁止令无效,因此需要接管人进行资产追踪及保护或开展相关工作以管理公司的标的资产。因此,我们必须了解诉讼程序、各方争议的问题、有风险的资产及接管人委任需处理的问题。有时是欺诈,有时我们需要追踪资产从而保护资产或取得资产,或存在具有一定价格的业务,在主要诉讼程序正在进行时,我们必须管理价格并保持业务价值。因此,对委任的有效性的考量可能相对较少,因为是由法院委任,这一层风险相对较小,且通常标的资产对争议各方来说价值不菲。所以,基于同样的逻辑,标的资产的价值应该能够弥补我方的损失、损害及费用与支出。这与考虑委任的逻辑几乎相同。

JL: 总结一下接受委任及考量因素,不论是私人委任还是法院委任,实质是相同的,取决于Michael刚才提及的问题。如果有担保的贷款人与您接洽,当您首次与他们会面时,您是否有任何感兴趣的考量因素或建议可供他们参考呢?

JW: 最近的一件事情,我指在过去五年里,我请有担保的贷款人不仅考虑委任接管人,还应考虑在委任后由同一组代表担任董事。我认为我们在受有担保债权人委任为接管人及之后受委任为董事并真正进入管理资产方面,表现非常高效。因此,这是我在期初会向有担保的贷款人提供的建议。

MC: 是的 – 当客户向我们咨询时,会告诉我们“我们拥有股权抵押、担保、债券等等,我们应该如何执行?”此前,客户会表示想针对抵押资产委任接管人。现在,贷款人会向我们咨询并告知,“我们遇到一种情况,我们拥有这样一组抵押品,那么我们听该在何时执行哪个抵押品,或采取何种策略或措施”。然后,我们需要基于如下考量因素开始为客户制定计划或行权工作方案:客户旨在实现何种目的、现在的情形如何、我们拥有什么资料、委任接管人能否实现客户的目的及在我们受委任为接管人后的下一步安排,究竟寻求个人担保或清算公司,或采取其他方案哪个是更好的途径。因此,这是更完善的计划 – 更多地在短期、中期或长期 – 逐步计划有哪些,在比较及分析涉及的风险及时间后,我方会为客户提供更完善、明确、考虑周全的方案,应该委任我们为接管人还是做其他的工作。我想告诉贷款人的是,如果您存在类似的情况,请与您的律师或破产执业人员商讨,此后您将会明白您应该做什么及更有利于您的方案。通过更完善的计划,当委任接管人时,您才能知道将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以及您可以期待什么样的结果。

JL: 若决定委任,委任最快多久可以进行?

MC: 您知道,作为律师,您需要准备委任接管人的文件,只有几页。因此,几天内就可以进行。我认为时间主要用于制定计划。一旦制定了良好的计划并启动委任程序,就可以根据资产所在的位置快速触及资产。

JL: 谢谢Jackie、Michael加入我们《走进接管》第一期节目。如果您需要进一步的信息,请点击Mourant网站的“News and Views”部分。